云南举全省之力打赢脱贫攻坚战

2020年底,云南全省现行标准下933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502个贫困村全部出列、88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1个“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整体脱贫,困扰云南千百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书写了中国减贫奇迹的云南篇章。

曾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的云南,贫困人口全国第二、贫困县数量全国第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誓言,既是党中央的庄严承诺,更是云岭儿女千百年来的夙愿。

习近平总书记一直牵挂着云南的贫困群众、关心着云南的脱贫攻坚工作。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到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昭通市指导,在昆明会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干部群众代表;2020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时隔五年再次到云南考察,专程到腾冲市清水乡三家村了解脱贫攻坚情况,并对云南的脱贫攻坚工作提出要求。同时,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给独龙族群众、佤族老支书回信,勉励乡亲们为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继续团结奋斗。

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云南全省动员、尽锐出战。省委、省政府始终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坚持一切工作都服从和服务于脱贫攻坚。“五级书记”抓扶贫、党政同责促攻坚,实行省、州(市)、县(市、区)、乡镇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党政主要领导“双组长”负责制,以上率下推动脱贫攻坚责任落实、政策落实、工作落实。持续加强驻村扶贫力量,累计选派4.85万名第一书记、21.61万名驻村工作队员,为基层脱贫攻坚工作注入坚实力量。

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云南找准穷根、明确靶向,量身定做、对症下药,真正扶到点上、扶到根上。2016年,我省制定实施镇彝威革命老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迪庆藏族自治州、边境地区、“直过民族”脱贫攻坚5大行动计划,先行攻坚难点。

以“村村清、户户清”为抓手,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创新“六清六定”工作机制,做到县有项目库、村有施工图,全面补齐短板,确保贫困县、贫困村高质量出列,做实到户精准帮扶措施,确保真脱贫、脱真贫。同时,紧盯“两不愁三保障”目标标准,全力打好易地扶贫搬迁、产业、就业、教育、健康、农村危房改造、饮水安全等一场场硬仗,百万贫困群众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挪穷窝、斩穷根。

通过构建大扶贫格局,全省脱贫攻坚工作一再提速。中央部委倾力支持、兄弟省市真情帮扶、民主党派既督又帮、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各级干部拼搏奋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让曾经贫瘠的土地换了人间。

数载脱贫攻坚,云岭山乡巨变。在砚山县,成片的辣椒种植基地在幕菲勒村的坝子里铺开,染红了村民的日子;昭通市80万亩的苹果基地,“昭阳红”甜到村民心坎里;德钦县云岭乡斯农村,整齐的葡萄架绵延成片,从房前屋后直到高山脚下,葡萄种植面积达1035亩,小葡萄在雪域高原助力群众增收致富。

产业发展是脱贫攻坚的发力点,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牛鼻子”。2018年,《云南省特色产业扶贫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出台,聚焦贫困地区产业发展短板,坚持把产业扶贫作为稳定脱贫的主要依托和根本措施,立足资源优势,发展特色产业,加快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提升了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到2020年底,全省共培育形成26个扶贫主导产业,覆盖贫困户168.53万户,占有产业发展条件贫困户的99%以上,基本实现产业到户全覆盖。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云南各族干部群众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团结一心,阔步向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

回望脱贫攻坚来时路 开启乡村振兴新征程

喜迎省第十一次党代会 | 云岭山乡巨变 奔向幸福日子

攻坚克难,不负人民。

5年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坚定承诺,从高山峡谷传到热带雨林,从乌蒙大地传到苗岭壮乡,一串串足迹遍布云岭大地,丈量着从贫困到小康的进程,也澎湃着时代的脉动强音。

云南打赢脱贫攻坚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向贫困宣战的一个重要缩影。在脱贫攻坚生动实践中,云南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以上下同心、尽锐出战、精准务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不负人民的脱贫攻坚精神,在这场伟大战役中,书写云南担当。

一切伟大成就都是接续奋斗的结果,一切伟大事业都需要在继往开来中推进,全省各族群众正蓄势待发,开启乡村振兴新征程。

党建引领 迈开步子谋富裕

进入初冬,雪域高原的寒风已经有些凛冽,但在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建塘镇尼史村的村委会办公室里,却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一场“绿色会议”。“今年的蔬菜采收季节基本已经结束了,大家讨论一下来年开春,村里绿色果蔬产业的发展方案,还有对村内环境绿化、依托石卡雪山开发生态旅游等绿色项目的想法。”尼史村党支部书记和红鳞正在组织大家发言。

这几年,尼史村发挥地处城乡接合部的地理优势,积极引进各类蔬菜种植小户,流转农户闲置土地实现增收,目前,全村零散种植蔬菜面积达1300余亩,覆盖全村11个村民小组,仅每年土地流转资金就达到了130多万元。

别看今天村民们的日子过得美,但在2018年之前,尼史村还属于贫困村,这个毗邻香格里拉机场的村子一度找不到发展的出路。转机是从尼史村党总支着手进村道路硬化工作开始。通过不断发挥基层党组织服务功能,尼史村党总支为企业和困难群众牵线搭桥,村民通过企业、合作社提供的劳务岗位挣取薪金和学习种养技术,促进收入和技能双增长。如今,专业合作社种植的青笋、蒜苗、黄白菜,经由刚通车不久的丽香高速销至全省各地,党支部搭桥引进的车厘子种植基地长势喜人,准备明年搭上飞驰的动车卖到省外。“我们老百姓想致富,关键要靠村党总支引路。”村民罗追笑开了花。尼史村的绿色产业借着党建引领的致富路走出了高原。

一个党员一面旗帜,一个支部一座堡垒,党建引领将脱贫攻坚的成效压实在各级责任人身上。我省制定了脱贫攻坚责任制实施细则,出台加强脱贫攻坚组织保障的7项措施,建立监督执纪问责5项机制,构建了党政主责、部门同责、干部主帮、群众主体、社会参与的责任体系,形成了五级书记抓扶贫、党政同责促攻坚的工作格局。

不断以党建引领夯实基层基础,将党支部建在产业链上,把党员团结在党支部下,把群众聚拢在党员周围,以“党建+”跑出脱贫攻坚加速度。

易地搬迁 挪出穷窝奔小康

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条条市政道路纵横交错,学校、医院、商超、文化广场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来自昭通市6个县区的4万余名搬迁群众搬出大山、进城入镇,在全国最大跨县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昭通市昭阳区靖安安置区开启了新生活。

“以前,我家住在大关县天星镇的高山上,房屋破旧、山高坡陡,到集镇上就医就学要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靖安新区和顺社区63岁的搬迁群众王文祥感慨道,如今,得益于党的易地扶贫搬迁的好政策,一家5口人没花一分钱就住进了靖安新区4室2厅2卫的单元楼房,居住环境和出行条件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山区搬到城区,从农民变成工人,王文祥一家和全省99.6万贫困人口、50万随迁人口一道跨进新生活。“在家门口就能打工挣钱,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王文祥说,搬到新家园后,在安置区党工委的帮助下,儿子、儿媳跟着劳务大军到浙江嘉兴务工,他和老伴在家门口的大棚蔬菜基地打工,每人一天可收入70元。

云南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搬迁总规模居全国第三,全省有19个万人以上安置点,是云南脱贫攻坚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为做好易地扶贫搬迁“后半篇”文章,我省着重将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深入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就业帮扶专项行动,打通招聘、转移、培训、帮扶全链条,确保搬迁群众中有劳动能力和就业意愿的家庭至少1人实现就业。目前,全省已在集中安置区周边实施农业产业扶贫项目2559个,建设扶贫车间211个,就近吸纳搬迁群众就业;设立就业服务窗口1128个,开展培训54.43万人次,转移就业55.79万人,实现有劳动力搬迁家庭户均2.33人就业。此外,安置点将商铺、公共停车场、农贸市场等群众集体资产进行集体经营、委托经营,注重盘活群众原有的承包地、林地、宅基地,进一步增加资产性收益和财产性收益。

产业发展 奋斗浇开幸福花

这几天,腾冲市清水乡党委委员、副乡长赵家清格外忙。“我们搞好万寿菊、烤烟、茶叶等传统产业外,还积极发展百香果、生姜、中草药等特色产业,同时,不断开发司莫拉系列产品,增加群众收入,让幸福的司莫拉率先迈向乡村振兴。”目前,占地15.8亩的民族文化展示中心已经封顶,智慧消防一期建设项目和污水处理管网及氧化塘建设项目已经完工,云谷公园慢行系统已建成,随着一项项旅游项目相继落地,一条以农促旅、以旅助农的新发展路径逐渐成型。

在风景如画的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景迈山,南付正在巡视家中的10余亩古树茶地和30余亩生态茶地。“景迈山正在进行紧张的申遗工作,我打算毕业之后回到家乡,为景迈山的发展贡献力量。”

近年来,普洱市依托百里普洱茶道、澜沧景迈山古茶树景区、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古茶树产区景区等项目,在不影响茶叶生长的前提下,通过景观改造和花木补植,发展壮大茶园旅游,提升档次强化服务,吸引更多游客走进茶园,形成良好的生态旅游资源。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云岭儿女发扬伟大的脱贫攻坚精神,加快推动云南高质量跨越式发展,向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奋勇前行。

喜迎省第十一次党代会 | 云岭山乡巨变 奔向幸福日子

亲历者说

脱贫攻坚是一项既艰苦又甜蜜的事业。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有幸参加脱贫攻坚这场伟大战役,成为这个历史性成就的参与者、见证者,倍感荣耀与自豪。脱贫攻坚的全面胜利不是终点,而是农村、农业现代化的新起点。征途漫漫,惟有奋斗。我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于担当,持续弘扬脱贫攻坚精神,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坚决守住防止返贫底线,持续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乡村振兴贡献力量。

——大理白族自治州乡村振兴局综合科科长李秀麟

从全村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修房建屋全靠人背马驮、饮水靠扁担挑,很多农户家没有像样的厕所,到如今全村群众稳定脱贫,一栋栋新房拔地而起,一条条通往小康的路也已连通千家万户。我看到村民们生活条件的巨变,感受到大家的精神面貌也得到了改善,和谐文明的春风扑面而来。下一步,我们将大力发展八角、砂仁、花椒、香椿、紫薯等产业,以产业带动群众前进的脚步,让群众真正地笑起来,腰包鼓起来。

——麻栗坡县天保镇小寨村党总支书记、主任蒙仕珍

2016年,我得到云南省返乡大学生创业扶持政策支持,从上海返回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创业。5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与引导下将自己的事业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事业相融合,带动父老乡亲一起养蜂致富。累计带动1万多户农户实现养蜂收入4000余万元,户均收入3700元。扎根在泥土里,才能开出漂亮的花,我相信我和父老乡亲的日子会越来越甜蜜。

——云南滇云蜜语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钱卫新

我是普拉底乡第一个草果种植户,现在草果种植面积达到了100余亩,大家都称我为“草果王”。以前靠在陡坡地种包谷生活,年景不好时,连吃饭都成问题。这几年,各级党委政府精准帮扶村民在陡坡地、沟箐边种草果,穷苦地变成了绿色银行。去年,仅种草果一项,我就挣了10万多元。国家产业帮扶的好政策,让我们边疆老百姓有了长远致富的根基。

——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普拉底乡咪谷村草果种植专业户李王子

基诺山乡走上绿色致富路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乡的巴飘后山,一片栽种着黄花梨、紫檀和铁刀木等20余种珍贵树种的林子长势喜人,林子间还间杂种植着少量的乔木茶树。3年前,这里还是低产低值的台地茶园和橡胶林,如今已经成为了雨林生态修复的样板林。

“我的工作就是负责看管这些雨林修复项目的树木,每月有2500元的固定工资。”正在林子里除草的布鲁都停下手中的活对记者说起了自己的脱贫致富经历。2014年,布鲁都的公公婆婆都卧病在床,丈夫割胶时又意外受伤,一家七口就靠她割胶卖钱维持生活,家庭年收入不足6000元。

“当时我们用土地抵押,借了2万元银行贷款,才结清了老人住院治疗的费用,是国家的扶贫政策让我们一家摆脱了困境。”布鲁都说,有了脱贫好政策,在各级政府帮扶下,老人每月领取到了低保,他们夫妻二人参加了政府免费的制茶技能培训。社会公益组织“小象未来成长计划”把他家列入了一对一的帮扶对象,提前预支17万元资金帮他家建起了一个茶叶初制所,并且帮助她把制作出来的茶叶和香肠等土特产销售出去。布鲁都一家不仅两年时间就还清了所有欠账,而且逐渐摆脱了贫困,2017年,她家率先成了村里人人羡慕的有车一族。

2019年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基金会通过公益资金在基诺山开展雨林修复项目试点建设时,布鲁都第一个把自家的20亩橡胶地提供出来做雨林修复项目,不仅每亩地每年有600元的固定收入,自己还被聘请为项目管理人,丈夫成为了热带雨林体验旅游的森林游向导,一家人的年收入突破了30万元。2020年10月,布鲁都一家欢天喜地地搬进了260平方米的新楼房,并在村里开起了民宿客栈和农家乐。

“我们一家人看准了热带雨林修复和生态旅游产业的发展路子,只要坚持下去,日子就会越来越好。”布鲁都说,等孩子长大了,也要让他们加入生态保护的行列,为后人多留下一些绿色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