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厂地下党组织领导武装护厂

   

1942年1月国民政府兵工署第五十一厂(现云南西仪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国民政府兵工署第二十二厂(现北方夜视集团云南北方光电仪器有限公司前身)合并为国民政府兵工署第五十三厂(五十一厂为机枪厂二十二厂为光学厂。厂本部及其管理机构设在机枪厂,成为云南省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机械加工厂。云南和平解放前夕,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已全面崩溃但仍不甘心其失败,还在作最后的挣扎。

黎明前的黑暗,地下党员坚持斗争

19499月初,蒋介石为了稳定云南政局,特电召云南省府主席卢汉赴渝述职。卢于96日到达重庆,98日飞返昆明。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军统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副区长周养浩等特务头目,在卢汉返昆时,也尾后乘机到昆明,组织了“整肃指挥部”。99日即发布“整肃令”对革命工人、学生和民主人士进行了大逮捕,制造了震惊全省的“九·九事件”。

910日开始,五十三厂警卫稽查组特务带领警卫大队对厂内中共地下党员、盟员(党的秘密外围组织“云南民主工人同盟”)、工联会代表和进步工人进行逮捕。同时,敌人捣毁了工联会办公室,撕毁了壁报并反复搜查工人宿舍,没收进步书刊、歌单、会徽。国民党反动派对五十三厂的两次逮捕共抓走42人,占昆明市被捕人数的十分之一,使海口地下党组织遭到了破坏。面对当时的艰险环境,被捕的党员、盟员们仍然保持了革命的乐观情绪,同志们做到了互相鼓励,互相关心。同时,为对付敌人的审讯,地下党组织几名负责同志在狱中研究对策,对被捕的非党、盟员,也分别做工作,统一应付敌人审讯的口径。审讯中,党员、盟员严格保守组织秘密,特务妄图找到地下党组织的线索,但始终没有查到任何证据,彻底粉碎了敌人妄图将地下党组织一网打尽的阴谋。

紧急关头,昆明市工委对海口区的工作进行了正确部署。在第一批同志被捕之后,立即开展支援被捕同志的活动,发动被捕同志家属揭露、控诉敌人罪行;要求海口总支立即设法与被捕同志联系、传达上级指示,在狱中要坚定地和敌人作斗争;对被捕同志的家属进行慰问和经济上的帮助;调整组织,以对付可能继续发生的捕人等突然事件;对部分已经暴露或可能被捕的同志,迅速撤离,转移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参加武装斗争。留厂坚持斗争的同志采取各种怠工办法,对抗敌人的白色恐怖,使工厂的生产处于停顿状态,从9月起至12月解放时止,每月400挺轻机枪的生产计划成为一纸空文。

1117日,国民党兵工署长杨继曾来到五十三厂,对全体职员训话,警告员工“切勿自掘坟墓,以致不可收拾”。11月底,兵工署又从台湾派出司长潘士辙到昆明,在幕后监督和组织实施“应变计划”,准备将工厂机器设备迁往台湾。中共五十三厂地下党组织根据昆明市工委指示,积极向有关方面活动使“九·九事件”中被捕同志全部保释回厂,调整党组织和工盟组织,动员党员、盟员参加“自卫大队”,依靠和组织工人群众武装保卫工厂。至此,历时八十天的“九九整肃”,最后以敌人的失败告终。

响应卢汉起义,参加人民阵线

194911月,人民解放军压境,在全省人民支援下,卢汉加紧了起义准备。129日夜晚,时任五十三厂厂长赵达,顺从全体职工意愿,在昆明警备司令部里,代表五十三厂,在卢汉将军的起义手令上签名,响应卢汉起义,宣布“脱离国民党反动政权,参加人民阵线”。从此,五十三厂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云南宣布和平解放后,工厂地下党组织以“中国共产党海口联络站”的名义正式通知厂方:“按约法八章办事,保护好工厂;警卫大队原地待命,听候解放军接管;工厂成立护厂大队”。

1210日清晨,在起义部队配合下,收缴了五十三厂本部警卫分队和稽查哨人员的枪支,并在上午6时召开各处、科会议,研究执行卢汉起义的命令、保管工厂机器械弹及一切材料的问题。会上,厂长赵达宣布,“从即日起奉命起义,一切文件、档案、机器、材料、物资都要保管好。修械所的枪支、成品库的枪都加封,不准启动,听候上级处置”。会后,赵达陪同起义部队279师师长章学舜抵达海口,于10日上午,收缴了海口警卫队、稽查组和工厂自卫队的枪支。

成立护厂大队,武装护厂

工厂按照地下党组织决定,将原厂自卫大队改为护厂大队,护厂大队的大队、中队、分队负责人经过党组织研究后,多数由中共党员和工盟成员担任。护厂大队建立后,地下党组织又对其进行彻底整顿,清除少数不可靠分子,实行“枪换肩”,把这支工人武装力量牢牢掌握在党的手中。

1218日,国民党第8军、第26军对昆明进行反攻,驻厂起义部队奉卢汉命令,离厂参加昆明保卫战,把已收缴的枪支弹药发给工厂警卫队,由警卫队负责厂区外围的防卫。护厂大队肩负起保卫工厂、保卫职工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责任,主要负责厂区的警戒和治安工作。护厂大队日夜守卫在工厂四周山头,严密保卫着生产区的安全,巡逻在房前屋后,监视敌特分子。在这两支武装的协同下,防止了流窜的国民党兵的骚扰,切实保卫了工厂。

昆明保卫战期间,为防备国民党飞机空袭,工厂地下党组织发动和组织职工群众仅用3天时间,就把全厂500余台机器设备以及重要档案资料迁移至山洞工房内。同时,为了保护厂房、设备安全,护厂队员连夜将敌人计划用于破坏工厂存放在生产区的5TNT炸药迁往远离生产区的山洞内封存,并派专人日夜坚守。

昆明保卫战结束后,为防止敌人对工厂进行破坏,打击反动势力,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和厂方的配合下,护厂大队统一行动,逮捕了暗藏在工厂内的敌特分子28人(其中1人开枪拒捕被击毙),同时收缴了一批私人拥有的枪支。1950年除夕之夜,护厂大队派出10余人的武装小分队赶赴昆阳,在地方武装配合下,一举捕获潜逃特务雷云龙、戴学富等人。至此,敌人嚣张一时的反动气焰被狠狠打击,工厂人心安定,秩序好转。

19501月,按照昆明市工委部署,海口区工会在山冲成立,紧接着,五十三厂机枪厂、光学厂分会也相继成立。工会成立后,立即开展活动,向群众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发动职工积极参加保厂、护厂、恢复生产、迎接人民解放军对工厂进行接管等工作。工会组织建立后,派代表参加工厂管理,成为地下党领导下的公开群众组织,起到了党联系工人群众的桥梁作用,使地下党组织的方针政策能及时得到贯彻。为“改进厂务、加强生产、协助接管”,经过反复酝酿和三次筹备会讨论,组织成立五十三兵工厂临时厂务管理委员会。建立临时厂务管理委员会,工人参加工厂管理,标志着五十三厂工人地位的提高。1月中旬,工厂地下党组织决定将护厂大队改名为工人纠察队。队员们在工会和厂务管理委员会的领导下,以高度的责任感,任劳任怨,紧张工作,白天背枪干生产,夜晚站岗护工厂,对于保证工厂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起到了重大作用。

由于卢汉起义以及昆明保卫战的胜利,加上具有高度革命警惕性的工人护厂队的建立,挫败了国民党兵工署的应变部署,“应变计划”彻底宣告破产。

迎军献枪,迎接接管

五十三厂临时厂务管理委员会建立后,积极响应昆明市工委“以增产节约的实际行动迎接大军进驻昆明”的号召,根据省总工联的布置,从120日开始,由工会发动全厂职工,开展欢迎人民解放军莅昆的竞赛。工厂的主要工作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继续调查财产,为接管做准备;二是准备轻机枪200挺,指北针500具献给人民解放军;三是组织擦枪修理队、汽车修理队、慰问队,为军队服务。五十三厂全体职工,以主人翁的高度责任感,克服了材料缺乏、电力不足等困难,把部分设备调出山洞,大干1个月,由机枪厂赶制出200挺机枪,光学厂赶造出500具指北针。

1950220日,陈赓、宋任穷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正式进入昆明城。222日,在城内拓东广场举行10万人参加的迎军大会上,五十三厂的50名代表,高举着用500具指北针组成的“五十三厂全体同仁敬献,献给伟大的人民解放军”字样的横标和200挺刻有“献给伟大的人民解放军”的轻机枪,在“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声中,走到了主席台前。全场欢声雷动,迎军大会气氛达到高潮。在接受五十三厂的献礼后,陈赓将军立即向献礼的代表表示了热忱的谢意,并号召人民解放军“用这些武器,彻底肃清土匪、特务,捍卫祖国边疆,来回答工人同志们的热望”。

195088日,五十三厂职工盼望已久的一天终于来到。全厂职工和家属排列在中滩码头至工厂门口的大路旁,热烈欢迎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工业接管部军事接管组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团二营的270名战士及149名公安部队战士莅厂接管。当日下午8时半,五十三厂举行了欢迎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驻厂军事代表莅厂座谈会,厂长赵达代表工厂首先致词,他表示欢迎接管,并要求工厂员工尽力协助接管,把人民的财产归还给人民。军事代表周贤在讲话中,对五十三厂职工的护厂保厂给予了高度赞扬,他说:“由于1949年一年来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使国民党20年来的反动统治全部推翻,人民从此翻过身来,得到自由。这个胜利与五十三厂有更大的关系。由于全厂职工的奋斗,使本厂完整保存,继续生产,所起的作用与胜利是不可分开的。同时各位职工不惜牺牲一切,达成目的,因此在这个历史的日子,能把人民的财产保存下来,又完完全全交给人民,这是非常伟大的。

人民解放军对五十三厂的接管,使五十三厂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中,成为人民兵工的重要组成部分,五十三工厂从此获得了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