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现代军事物流的信息技术支撑体系



 加快推进现代军事物流信息化建设,必须应用先进前沿技术,建立相应的信息技术支撑体系,为军队遂行任务提供强有力的保障。现代军事物流的信息技术支撑体系,是以信息化标准为基础,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为基本元素,以业务智能化处理系统为基本应用,以仓储管理信息系统、配送管理信息系统、运输管理信息系统为主干,运用电子商务系统确定生产企业和用户(部队)的供需关系,通过资源计划系统实现与作战指挥系统、后勤保障系统的无缝链接,以准确预测军用物资需求,实现现代军事物流供应链的科学管理与有效控制。 必须构建军民科技协同创新体系,充分利用地方物流先进前沿技术,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军事物流领域的应用,加快形成现代军事物流的信息技术支撑体系。


一、大力发展军事物流关键技术

 物流关键技术是建设现代军事物流的基础条件。条形码技术提供了对军事物流过程中的物资进行自动标识和描述的一种方法;射频技术适用于军用物资跟踪、运载工具和货架等要求在非接触状态下采集和交换数据的场合;卫星定位技术以其全球性、实时性、全天候和连续、快速、高精度等特点,用于军用物资运输过程中的定位及运输调度管理;3D地理信息系统(GIS)可用于对现代军事物流的组织和实施,解决军事运输路线的优化选择、军事物流网点的合理布局等诸多难题。

 物流数据链技术是现代军事物流信息平台建设的关键技术。军事物流完成一次完整的作业过程,涉及多个部门、功能环节。在军事物流信息平台建设过程中,不同部门、环节之间的信息交互与共享、安全与稳定是难点技术。通过构建军事物流数据链,可以实现军事物流信息的快速交互,并且安全可靠,以解决作战部队、军事物流部门在需求与作业上的协同问题,使军事需求信息在作战部队、军事物流各环节作业部门之间实现快速、准确共享,军用物资从需求传感器到供应商的直接连通。军事物流数据链是战术数据链理论、技术和方法在军事物流领域的运用。具体来说,军事物流数据链是用于军用物资需求信息的采集、处理、传输和运用,为军事物流参与主体之间的互联互通以共享军事物流信息而构建的,与作战指挥和军事后勤系统实时链通的标准通信链路。

 军事需求数据链通过单一网络体系结构和多种通信媒体,将两个或多个物流成员(作战部队、指挥机构、供应商、物流企业等)连接在一起,依据共同的通信协议,应用现代通信网络技术(如无线通信、5G移动通信网络、区块链等)进行军事物流信息的快速交换。军事物流数据链以标准的数据格式、多样的传输线路,连通了各个成员所处的行业信息系统,从而连通了军事物流过程中所涉及的各个成员。镶嵌在武器平台和作战单元中的军用物资需求传感器、后勤指挥系统中的军事需求处理单元变得越来越精确、高效,军事需求信息通过军事物流数据链,在军事物流各成员之间实现有效共享。军事物流各成员共享军用物资需求态势,使军事物流一体联运、同步作业成为可能。

 数字孪生技术在军事物流领域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数字孪生是一种对物理系统、资产或流程的数字仿真技术,被视为一个或多个重要的、彼此依赖的装备系统的数字映射系统。它充分利用物理模型、传感器更新、运行历史等数据,集成多学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仿真过程,在虚拟空间中完成映射,从而反映相对应的实体装备的全寿命周期过程。数字孪生可以结合物联网的数据采集、大数据的处理和人工智能的建模分析,实现对军事物流当前状态的评估、对过去发生问题的诊断以及对未来趋势的预测,并给予分析的结果,模拟军事物流各环节可能发生的情况,为现代军事物流提供更全面的决策支持。运用机器学习和先进网络连接的数字孪生技术,将更多地跟踪、监测、规划路线和优化军事物流流程,使得军用物资的位置和所处环境(温度、湿度等)变得实时可见,实现资产可视化。在无需人工干预的情况下,“控制塔”可以指挥库存物资转移、调整物资配送步骤,或重新规划物流路线。把数字孪生与嵌入式传感器相连接,可以监测军事物流装备磨损程度更高的使用情况,持续地预测军事物流装备的健康状况、剩余使用寿命以及任务执行成功的概率,提供额外的装备维修或维护选项。


二、大力发展军事物流认知决策工具

在现代军事物流活动中,需要采用先进的认知技术协助处理获取的大量信息,为军事物流部门提供自动化的决策支持。由于军事物流数据信息浩如烟海,如果没有相应的处理工具,就无法将搜集到的数据信息及时转化为对军事物流态势的正确认识。因此,需要发展感知—反应型物流专用的决策工具,对与军事物流相关的数据信息进行准确、快速的处理分析,辅助军事物流计划决策的制定、执行,评估军事物流的风险和保障效果,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军事物流保障的自主化、智能化。美军在这方面希望达到的目标是:将有关未来潜在威胁的人工报告输入系统,系统就能够自动做出相应决策,如增加对某个单位的弹药补给等。同时,美军还制定了各项复杂的规则,以便使军事物流决策软件能够做出准确决断。

当前,新一代信息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出现了新一代的专家系统以及与神经网络技术相结合的神经网络专家系统,将具有类似于人脑的联想和学习功能、对不确定性信息的处理能力、智能检索和对语义语用信息的分辨能力、高度冗余性和容错能力等,为军事物流辅助决策技术实现智能化创造了条件。


三、构建信息化军事物流网络体系

 互联网的引入,将物流的空间概念转化为时间概念,减少了硬件设施的投入,降低了成本,更有利于对现有资源的整合。建立在网络基础之上的现代军事物流信息系统,让所有用户输入的数据都是直接进入数据库以便进行各种各样的数据整理,所有的数据可以永远储存,可以对军事物流管理决策提供大量的基本数据,所有的用户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互动式的经营。虽然近年来我军加快了构建军事物流网络信息化建设的步伐,但离世界先进水平还有较大差距,必须将眼光放得更远,坚持引进关键技术和立足自主开发相结合,迅速建成自己的信息网络,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和管理装备现代军事物流,形成完善的军事物流服务功能和保障能力。

 网格技术是新兴的第三代互联网技术,运用到军事领域就是“军事网格”,是搭建军事物流信息支撑环境骨架的技术,其核心是分布于军事信息网络各节点协同工作的软件系统,它能够在现有信息传输、处理设施的基础上,对所有软硬资源进行有机融合,实现高度的资源共享。“感知—反应型”的军事物流是基于网络中心的理念,网格技术是其有效发挥作用的前提条件,它将传感器以及军事物流的指挥人员、一线保障人员等所有信息融合在一起,形成军事物联网,实现信息综合、高效、快速流动,有效地将信息优势转化成保障优势和作战优势。美军为实现感知—反应型物流,正积极发展全球信息网格技术,在遍及整个作战空间的各个组织之间,纵向和横向地收集、处理、存储、分发和显示信息,为指挥员和军事物流决策人员提供一体化、生存能力强和秩序稳定的网络信息保障;加强战场前端的传感器、作战平台、武器装备系统、军事物流系统与后方信息处理中心互联互通的能力;进一步统一技术标准和接口,加强各军兵种之间的网络连接等。

 区块链技术作为一项对未来数字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普遍意义的颠覆性互联技术,正日益被仓储物流行业所接受,在军事物流领域也将显示出巨大的价值。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具有去中心、去信任、集体维护和可靠数据库等特性,实现了数据分布存储和数据非对称加密的有机结合。运用区块链技术,可以降低军事物流的成本,追溯军用物资的生产和运送过程,提高军事供应链管理的效率。区块链通过结点连接的散状网络分层结构,能够在整个军事物流网络中实现信息的全面传递,并检验信息的准确程度。在智能化军事物流系统中,人与物动态自主组网,构成一个去中心化的对等网络,无需中心服务器,分布式的网络结构可提高军事物流系统的生存能力;接入网络的节点之间可以直接或以中继方式进行通信,实现信息自由交互;用户需求、仓储货品、装载运输、配送中转等军事物流链条中的重要数据信息统一保存各区块中,军事物流的信息安全系数也将大幅提升;区块链的维护接受全网节点的监督,个别节点的非法操作不仅遭到大多数节点的拒绝和抵制,而且会降低自身信誉级别。“区块链+大数据”的解决方案是利用大数据的自动筛选过滤模式,在区块链中建立信用资源,提高交易的安全性和便利程度,为智能军事物流模式应用节约时间成本,有效解决组网通信、数据保存和系统维护等难题,进一步提高军事物流系统的生存能力,实现信息自由交互。美国国防部委托国家制造科学中心和穆格公司,资助开发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交易系统,使国防部能够在安全环境中评估区块链技术对武器装备老旧零部件增材制造和军事供应链流程的适应性。


四、发展和推广应用军事物流基础技术

 现代军事物流的基础技术主要包括 EDI/Internet/ID 代码、条形码、条形码应用标识符等。

 一方面,使ID代码规范化。由于军用物资种类繁多、来源复杂,为了便于快速分拣配送,必须建立一套正规统一的ID 代码系统。目前,国外已建立了应用于供应链的ID 代码的类标准系统,如EAN—13(UPC—12)、EAN—14(SCC—14)、SSCC—18以及位置码等。我国也已经建立了有关物资分类编码的国家标准。因此,在对军用物资进行编码时,可参照国家标准,以便于军企双方在军用物资信息方面的无缝对接。

 另一方面,大力普及条形码技术。条形码是ID 代码的一种符号,是对ID 代码进行自动识别,且将数据自动输入计算机的方法和手段。条形码对于提高库存管理效率十分有效,是实现军用物资库存管理自动化的主要手段,可以使供应商对产品的控制一直延伸到用户(部队)的消耗点,实现对军用物资库存的供应链网络化控制。因此,军事物流应在遵循国家条码编码规定的基础上,使供应商的产品条码化。现代军事物流管理中对数据采集的要求非常高。根据军用物资的流通过程,条码所起的重要作用几乎涉及到军事物流的每个环节。条形码技术应用于库存管理,可以避免手工书写票据和送到机房输入的步骤,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解决了库房信息陈旧滞后的问题,提高了交货日期的准确性;解决了票据信息不准确的问题,提高了客户服务质量、消除事务处理中的人工操作、减少无效劳动。运输在军事物流中的概念,不能仅仅理解为把产品送达用户(部队)的在途过程,而是理解为一个从供应端开始到需求端结束的物流循环中,每一个环节到下一个环节上所发生的军用物资和信息的转移,都要有相应的数据记录。这样可以保证军事物流与信息流始终一致流动,达到在线智能管控资源的目的。


五、大力发展军事虚拟仓库技术

 军事虚拟仓库是与传统的军事实体仓库概念上完全不同的仓库形态,是为满足一定军事目标下军用物资储存和供应需求,应用计算机、网络通讯、供应链管理等技术,将部分实体仓库以及运输单位、生产单位、供应单位、指挥机构等进行链接,构成具有统一目标、统一任务、统一流程的暂时性军用物资存储与控制组织。作为多个军事实体仓库和其它物流资源的集合,军事虚拟仓库可以进行不同状态和不同空间、时间的军用物资有效调度和统一管理,实现对包括生产物资、在运物资、市场物资、实体仓库物资在内的所有军用物资的全面监控和总库存控制。

 军事虚拟仓库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军事仓储观念,也给传统的军事物流体系带来了颠覆性的革命。军事虚拟仓库的应用,可以将散置在各地的仓库通过网络系统连接起来,以仓库群的形式统一管理和调配,使服务半径和军用物资集散空间放大。同时,面向某一军事行动或军用物资需求用户,可以确定出最佳的存储地点和配送路线,并能根据生产物资、在途物资和市场物资的情况,合理进行调用,从而大大减少军用物资从出厂到最终目的地的周转次数,缩短供应商与需求者的距离,简化军事物流的流程,节省运输和存储费用,提高军用物资保障的反应速率和服务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