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也许已经很少有人听说过雷允飞机制造厂,但是在抗日时期,这个飞机制造厂曾经经历了最鼎盛的时期,有中美员工2900多人,共组装过各型军用飞机450架以上,并为空军大修过严重受损的飞机150架以上,是当时全国规模最大、设备最全、生产飞机最多的飞机制造厂,并以产品精良、管理完善在国内极负盛名。

雷允,这个中国广袤边疆上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从此成为抗战中国航空志士编织梦想的最后寄托之地,然而他们的梦想也在此最终破灭。除了还有一些残垣断壁外,在杂草丛生的小河边缘,还残留着一排赫然醒目的字样:“CAMC 1939” ——中央飞机制造厂,1939年。

中美合建“中央飞机制造厂”,厂址转移了好几次

1932年“一·二八事变”期间,中日两国空军历史上首度交锋。经过实战检验和血的教训,有识之士认识到,中日两国在军事航空领域上的差距巨大。为此,在曾任美国波音飞机公司第一任总工程师王助等一批航空志士的倡导下,国民政府大力发展军事航空工业,并积极地与欧美航空强国开展合作。

1933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署和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决定合资建立飞机制造厂。中国政府控股(占55%),厂址选在杭州笕桥,正式的名称是中央飞机制造厂,董事长由美国人威廉·鲍雷担任。鲍雷在1930年代是科特斯-莱特公司在中国的销售代理。厂长是中国人韩达,制造厂拥有员工2500人,员工大多来自印度、南洋和中国江浙广东等地。

从1933年起,中央飞机制造厂在杭州的工厂装配了约100架小鹰II型和小鹰III型战斗轰炸机。这些飞机最初的设计是为美国海军使用的侦察轰炸机。他们后来在1937-1945的中日战争的第一年,担当了中国空军的中坚,成为当时我国空军飞机的主要来源之一,中央飞机制造厂还研制出世界上第一架铜轴反转直升机。

从投产到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中央飞机制造厂修理和组装了200多架飞机,其中包括著名的寇蒂斯霍克III战斗机和诺斯罗普轻型轰炸机等。其飞机质量完全符合美国陆海军部颁标准,飞行安全受到各飞行大队和航校的信赖。该厂是中国近代修造飞机最多的飞机制造厂之一,生产的飞机在抗战初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7至1938,当中国国民党军队被日军从沿海推向内地。1937年8月14日,就在“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的第2天,日军飞机就对笕桥进行了轰炸。中央飞机制造厂也被迫随军撤退,在汉口重新建厂,修理在空战或轰炸时损坏的飞机。

1938年10月汉口沦陷后, 中央飞机制造厂迁至衡阳。同时,在内地位于中国缅甸边境的雷允开始设立一家新的工厂。1939年,飞机制造厂迁至当时处于大后方的中缅边境云南瑞丽雷允。

成抗战中最大的飞机制造厂,蒋介石的座驾也来自这里

选择雷允作为中央飞机制造厂有两个因素,一方面雷允地处大后方,另一方面,这里位于滇缅公路末端,既可以靠滇缅公路和内地相通、又可利用缅甸海外通道,有较好的水陆两路交通条件,可以从缅甸仰光直接进口器材。

迁厂方案定下来后,分散在四川、湖南的中央飞机制造厂中美员工陆续到达雷允,雷允一时热闹非凡,常住人口原来仅有10户傣族人家,迅速增至6000人,并建起了拥有100名医护人员,200张病床的医院,比当时的瑞丽城还热闹。

在1939年的春天开始,雷允工厂由通过山区的“滇缅公路”从仰光获得给养供应。工厂的经费是由在重庆的国民政府提供的。中国人在这个工业基础为零的少数民族地区披荆斩棘,建立起一个具有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飞机制造厂,以及配套的生产和生活设施。

中央雷允飞机制造厂于1939年建成,生产规模比在杭州的时候扩大了,设备也更完善。中央飞机制造厂在雷允投产后,大批西南联大、西北联大的大学生参加该厂,报效祖国,员工最多时达2929人。

雷允厂的生产设备基本上都是从美国引进的,厂里主要车间都有美国专家主管技术,监督制造。雷允厂当时主要是根据蓝图制造飞机的机身、机翼、机尾、油箱、起落架和螺旋桨等,其他如发动机、仪表、机载武器系统等都采用现成的部件。装配好的飞机由楚雄或祥云机场来空军飞行员试飞,合格后就驾驶着离开,转赴抗战前线。

从1939年7月到1940年10月,雷允飞机厂制造了霍克III双翼战斗机3架、霍克-75战斗机30架、莱因教练机30架,组装CW-21战斗机5架、P-40战斗机29架、DC-3运输机3架,改装勃兰卡教练机8架、海岸巡逻机4架,大修西科斯基水陆两用飞机1架(此架为蒋介石的座机),成为抗日战争时期我国最大的飞机制造厂,并检修了大批“飞虎队”及英国驻缅战斗机,为中国的航空事业培养了大批骨干,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1942年初,日军入侵缅甸,陈纳德领导的中国空军美国航空志愿队“飞虎队”以雷允为基地,抗击日军。1942年2月,“飞虎队”还曾在雷允上空击落2架日军飞机。在雷允的中央飞机制造厂用于修理飞虎队的 P-40飞机,雷允飞机厂为“飞虎队”的P-40战机进行了数十架次的检修。直至飞虎队在1942年7月解散,其管理事务及帐目记录是由中央飞机制造厂设在仰光和纽约的管理部门提供的。

盟军在缅甸对日作战失利,一代航空心血最终化为灰烬

1940年,日军为封锁我国唯一的抗战输血管——滇缅公路,对滇缅公路沿线及军事设施大肆轰炸。1940年4月26日、10月26日,日机两次轰炸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雷允地势开阔,缺少防空力量,飞机制造厂损失惨重,死伤员工和家属近200人。轰炸不仅造成了人员大量伤亡,而且使这个刚刚投产一年多的飞机制造厂生产陷入停顿状态,并从此一蹶不振。到1941年12月间,飞机厂被迫停工,生产瘫痪。而此时,中美合资的中机厂合同终止,雷允厂移交中方经营,并开始办理移交手续。

在此之后,为了躲避日军空袭,雷允飞机厂在缅甸八莫建立了发动机分厂,在缅甸仰光设立了临时装配车间,组装了一批发动机和P-40战斗机,而雷允的厂区则只进行了一些飞机维修任务。

1942年3月间,日本侵略军相继占领香港和海防后,又轻而易举地占领了英国新加坡海军要塞,矛头指向缅甸仰光,中国远征军赴缅作战后,由于英军畏敌如虎,至使中国远征军作战失利,不得不进行撤退。

1942年4月底,包括中国远征军在内的盟军在缅甸对日作战失利,中央飞机制造厂计划再度迁移,然而由于战局急转直下,形势极端混乱,为了不使宝贵的航空资源为敌所获,雷允厂不得不将未及撤退的器材用炸药炸毁,厂房放火烧毁,完整撤退计划归于破灭,员工也因在撤退途中惨遭“五四”轰炸和惠通桥惨案多数丢命。滇西沦陷后,该厂数千人的员工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了却成为历史之谜。

一个苦心经营数年,花费了巨大财力物力的现代化飞机制造厂,就这样化为灰烬。抗战时期,凝结了一代中国航空志士心血和梦想的中央飞机制造厂,就这样魂断雷允。